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魔女名花之神剑天下》十大名花 父子文 魔女名花之神剑天下总攻

更新时间:2019-09-30 14:20:05

《魔女名花之神剑天下》十大名花 父子文 魔女名花之神剑天下总攻 已完结

《魔女名花之神剑天下》

来源: 作者:如墨纯清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凤卿风,冯安梦

如墨纯清新书《魔女名花之神剑天下》由如墨纯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凤卿风,冯安梦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寻找柳若鸢无果,凤卿风只好在树林里小憩。劫走若鸢的究竟是谁?若是那个柳若鸢派来的人,既然有后招,那老人和年轻男子又何必以命相搏?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寻找柳若鸢无果,凤卿风只好在树林里小憩。劫走若鸢的究竟是谁?若是那个柳若鸢派来的人,既然有后招,那老人和年轻男子又何必以命相搏?莫非是紫荆山庄?不可能,他们岂会那么快知道消息?那人一席白衣,身法矫健,虽然着装十分像男子,但是那身形一看就是女子。

正想着,忽然闻到一股香味。这香味如此熟悉,凤卿风猛然站起身看着远处那一道倩影,十分激动。来人不是冯安梦还有谁?

看着冯安梦朝自己走来,凤卿风双脚也是不自觉朝她走去。没有紧紧相拥,只有四目相对。满是相思无言语,唯有眼神来传递。

许久,凤卿风轻撩起她耳边有些乱了的长发。“这些天你都去哪了?”

冯安梦紧握住他的手,贴在自己泛红的脸颊。“这些天你还好么?”

一时间,二人又是无话。满眼柔情,满脸桃花,尽显相思,黄昏树下。

凤卿风终于还是没忍住,一把将冯安梦拥入怀中。怀中的可人儿可是紧紧的抱着自己,一时间,凤卿风感觉非常充实。

“有件事,我觉得必须要跟你说。”

“等等”冯安梦轻轻推开凤卿风,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包裹,认真的说道:“风,你相信我吗?”

凤卿风也没想到冯安梦会突然这么严肃,微笑道:“傻瓜,我自然是相信你了。”

“那好,既然相信我,就将这包东西服下。”

看着冯安梦紧盯着自己,凤卿风微笑接过包裹,打开一看,居然是一包白粉。剑眉一挑,笑问道:“额,这又是什么好吃的点心?”

一句玩笑话却未博得美人一笑,凤卿风见状一口将白粉吞下,顿时噎住,些许白粉卡在喉咙处上下不得。见凤卿风憋得通红的脸,冯安梦也是急的不知该怎么办,她没想到凤卿风居然是这样的吃法,可是一时又无处找水。

无奈,冯安梦踮起脚尖,环抱凤卿风,香唇直接献上。

正所谓久别胜新婚,这一吻,二人顿时口舌生津。凤卿风喉咙上下动了动,冯安梦听到那吞东西的声音立马分开,俏脸通红,没好气的白了凤卿风一眼。

娇嗔道:“哪有你这样吃东西呀,不噎死才怪。”

凤卿风嘿嘿笑了笑,对冯安梦竖起大拇指道:“你这招真厉害,在下拜服。”

“去你的。”

“咳咳”凤卿风清了清嗓子,也摆出一副十分认真的模样,说道:“东西我已经吃了,现在你总可以告诉我,这包奇特的点心是什么东西吧。”

冯安梦见凤卿风一问,支支吾吾道:“这……我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说。”

见冯安梦有些为难,凤卿风摸了一下她那粉嫩的脸颊,微笑道:“算了,只要是你给的就不会是坏东西,叫什么也无所谓。”

这个傻瓜,他那么相信我,而我却……

想到这里冯安梦,终于还是鼓起勇气,说道:“风,我有些事想告诉你,但是你要先保证,不准骂我,也不准抛下我,更不准生气。”

三个不准一说,凤卿风有些由犹豫,开口道:“我保证,但是如果你要我再去采花,我是不能答应的,而且还会骂你,生气。”

“傻子才会那么做。”冯安梦小声嘀咕了一句,深吸一口气,开口道:“事情还要从你那晚去紫荆山庄时候说起。”

“嗯,慢慢说,我听着。”凤卿风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坐下,仔细的听着。

见凤卿风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,冯安梦也有了些底气。“那晚你离去后,我很担心,也跟随你而去。”

“你也会功夫?”凤卿风突然问道

“别打岔,认真听。”

“哦。”

冯安梦继续说道:“见你进了那件屋子还没出来,我料定里面必有机关。但是我又不敢冒然进去,万一我二人都被困,岂不成了瓮中之鳖?”

凤卿风点点头,没敢开口。

“我整整等了一晚,见你还不出来,就在天明之际,去了紫荆山庄询问。那徐长宏说话十分谨慎,我没有套出什么线索。后来我以飞石传书,说你在紫荆山庄一带出现,号召武林除魔队和叶晓彤他们一起来紫荆山庄,如此一来,徐长宏也只好带人搜索山庄以示清白。”

说到这,见凤卿风皱眉,冯安梦内心咯噔一下,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。

“我想你可能已经逃出,便在紫荆山庄一带搜索你的痕迹。后来我便接到一封密告,说洛城又出现了一个凤卿风,还带着一女子,我想那肯定是化妆之后的你,便日以继夜的赶去。后来在一处客栈打听到了你,当时听店小二说你们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婆婆,还嘀咕你们奇怪,半夜用白粉来杀虫。我一听就知道那老婆婆不是别人,正是孟婆。”

冯安梦偷偷的瞥了凤卿风一眼,只见他正审视着自己,顿时觉得心发慌,双手发颤。

这时,凤卿风提醒道:“继续说下去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一路沿着你们出发的方向赶去。后来在一片树林里发现了你正在和一人搏斗,而远处却有两人在暗中观察你,一个是孟婆,一个是水苏苏。以防她们对你不利,我也在一旁守着。后来只见水苏苏拿出一条蛇吓走了孟婆之后,将你身边那女子掠走。而你走之后,那孟婆又出现了,无奈我只好等她走之后才去找你。”

一阵安静,这片树林只听得见树叶梭梭的响,凤卿风深吸一口气,问道:“你说完了?”

“嗯”冯安梦轻点头,小心翼翼的看着凤卿风,见凤卿风欲起身,连忙过去扶着,岂料却被凤卿风一手甩开,顿时怔住。

凤卿风起身,压着心里的怒火说道:“你说完了,该我问你了。第一,你到底是谁?为何可以自由出入紫荆山庄,而那徐长宏却还要给你面子。第二,你怎么会认识那孟婆?第三,你见若鸢被劫走不出手相救,你安的什么心?第四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你为何接近我?”

问完,只见冯安梦早已潸然泪下,那张好看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痕。凤卿风心痛,本想为其抹泪,可是一想起她说的那些,手臂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。

二人沉默了许久,冯安梦见凤卿风依然怒气闷胸,擦了下眼泪,拉着凤卿风的手哀求道:“风,你相信我,我欺骗你也是迫不得已,如果我不这么做,你当时在周家展露神功时,就会被江湖通缉击杀。”

凤卿风瞥了冯安梦一眼,那哭红的双眼上还挂着泪痕,于心不忍,轻轻为其擦拭。怒声道:“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?”

凤卿风这一举动更是让冯安梦欢喜,立马将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,不敢有丝毫隐瞒。

“自从你在周家展露功夫后,那周庄就发来密函。后来你与那叶晓彤在客栈分别,前往洛城方向,因知道你有采花的名号,所以我每晚都打开窗户等你。”

凤卿风皱眉,问道:“为什么要等我,直接杀了我不就行了?”

“不”冯安梦听到凤卿风的话,使劲摇头,睁着泪眼看这凤卿风。“我怎么舍得让你受伤。后来我向师傅提出,用美色迷惑你,好让你隐退江湖,这样也比杀你容易的多。师傅同意后,我便在洛城雇了三十余人,每天在街上转悠,只要有人问起洛城美女时,便将我原先准备好的话说出来。然后那一晚,你果然来了。”

凤卿风深吸一口气,实在想不到自那时开始,自己的行动已经完全被人掌握。

这时,冯安梦又道:“后来没想到那叶晓彤竟然在醉花楼出现,而你还要护送她前往万剑门。无奈,我只好一同前去,还记得那晚我被另一个采花大盗劫走么?”

凤卿风点点头,这事他怎能忘。

冯安梦无奈的笑了笑,说道:“那晚其实并没有什么采花大盗,我模仿你的笔迹留了字条。然后裹起被子从窗户跳到隔壁的房间内。因为那时,师傅正在那里。”

凤卿风脑袋有些混乱,忙问道“你为何那么做?还有你师傅,他是谁?”

冯安梦摇摇头,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,她一直都是蒙面,我们之间都是以书信方式联系。那晚她亲自来本想取你性命,因为你为了叶晓彤涉及江湖。我苦苦跪求了整晚,并且答应师傅,万剑门之行结束后必定陪你归隐。后来我赶到万剑门山下,发现你们在客栈里,我便回到你房内。本来事情安排的好好的,怎料那秋棠海居然……”

此时,凤卿风也是无奈,若不是为了秋棠海之事,只怕此时自己正和梦享受着各处的风景盛情吧。天意总是叫人无奈,我们又能如何?

“那你为何不极力阻止我?反而陪我一起去调查呢?”

冯安梦道:“我见你得知消息后抑郁叹息,食如嚼蜡,饮如苦水。我虽舍不得你受伤,但更不想你整日饱受煎熬。于是决定陪你一同前去,即使要死,我们也要在一起。”

听到这里,凤卿风对冯安梦已毫无怨言,一切如同她所说一般,若不是自己多管闲事,只怕此时也是乐的逍遥自在。

“那紫荆山庄的徐长宏和周庄也都是你们的人?”

“嗯”冯安梦轻轻点头,说道:“还有洛城的柳若鸢和孟婆。”

说道这里冯安梦猛然睁大眼睛,急忙道:“对了,我要说的就是这事,你带着那姑娘逃出时徐长宏已经通告,你又大闹柳府暴露了行踪。就在前不久,我接到密告,只要是叫凤卿风,一律格杀勿论。”

“有这么快?”凤卿风惊讶,大闹柳府也就是今天早上的事,只怕那格杀勿论不是因为我大闹柳府,而是将若鸢这丫头救出来了吧。只是这消息实在是太快。

见冯安梦一脸担忧之色,凤卿风笑了笑。“你肯为了我背叛他

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如墨纯清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凤卿风,冯安梦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如墨纯清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魔女名花之神剑天下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凤卿风,冯安梦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