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爱的纯度》色彩的纯度 帝王攻 爱的纯度总受

更新时间:2019-10-04 00:22:23

《爱的纯度》色彩的纯度 帝王攻 爱的纯度总受 已完结

《爱的纯度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意志飞扬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王健,薄兰

《爱的纯度》作者:意志飞扬,现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王健,薄兰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“你没有看我们登记时候填的表格吗?婚史那一栏我填的是离异!你都没有看到吗?”王健惊讶的问道,不过他看了薄兰的表情,已经知道了答案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你没有看我们登记时候填的表格吗?婚史那一栏我填的是离异!你都没有看到吗?”王健惊讶的问道,不过他看了薄兰的表情,已经知道了答案:她没看到,她压根就没注意。而他却把她所有的信息都记了下来。

薄兰突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,不是处男没关系,可是怎么他能结过婚呢,他跟谁结婚了?当时为什么娶人家,也是跟她一样的情形随便就娶了吗?那个女人漂亮吗?他们为什么离婚?他忘了她吗?

“你什么时候结婚的?什么时候离婚的?”薄兰表情严肃的问道

“我大学毕业就结婚了,两年前离婚的?”王健的眼神一点都不躲闪,一边说着还一边把被子往薄兰身上拉了一拉。

薄兰挡开他的手,继续问道:“那你……前妻现在在哪里?”

“她在美国!”

“你们是因为不在一起离婚的?”

“差不多吧,我们一起出国,她不愿意回来,我不愿意留下,就分开了!”

“你们一起出国?”

“她是我大学同学,大学毕业以后我们都申请到了美国的大学读硕士,她发展的不错,不想离开了。”

薄兰快速的整理着刚才接收到的信息:从小一起长大,高中到大学到两年前,那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,他们曾近一定非常相爱!

“就因为她不想回国你们离婚了?没有别的原因?”薄兰想如果感情好他们可以商量的不是么。他们可以都留在美国,或者都回来,至少王健可以留在美国啊,他不是都可以轻易的来到苏州吗?

“没什么别的原因,我不喜欢美国,也不想耽误她的发展!”

薄兰想想还是没有问出:那你怎么就轻易来了苏州这个问题。王健把她又揽在了怀里,这样的夜晚不适合谈那些不相干的话题。

新加坡过来的总监叫林泽楷,他的到来跟薄兰预料的一样,是个麻烦,很麻烦的麻烦。

他推倒了薄兰以前很多做法,一定要华中区域各省份都有统一的做法。或许刚来什么事情都不知道,所以他总是要求各个省经理跟他作事无巨细的报告。

薄兰非常不习惯,以前都是放开手脚做的,现在却做什么都要报告,还要告诉为什么要这样做,而且一些事情还被告知不能再那样做了。

更讨厌的是,林泽楷时而不时的还要召集区域内的省经理开现场会。薄兰讨厌会议,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会议上还有梅漪芳的出现。

梅漪芳至上次薄兰扔出的已经结婚的爆炸新闻中很快清醒过来,并且蛛丝马迹的查找着她可能说谎或者不幸福的迹象。

她说:“你们好像没有办婚宴么!”

薄兰说:“太繁琐,我们都喜欢简约。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!”

梅漪芳说:“你怎么都没有戴婚戒?”

薄兰说:“哦,不习惯戴,那个戒指钻石太大,有时候会勾到我的衣服!”

一边自圆其说着,一边给王健发了个微信:为什么你没有买戒指给我。

过了几分钟,王健回复:没钱了!

薄兰看的气不打一出来,按黑了手机屏幕,没有理他。

又过了几分钟王健又发来信息:加上这个月的工资,攒的差不多了,过两天补一个给你!

薄兰心里还是不痛快,另外不知道他攒的钱够不够买一个钻石太大的戒指,她牛都已经吹出去了。实在不行她多少还是有点积蓄的,反正一定要买一个钻石太大的。不是她虚荣,而是她必须表现的言行一致。

好在林泽楷终于好像理出了头绪,不再频繁的召开现场会议,多数是电话会议的形式,所以不用再面对梅漪芳那个讨厌的女人了。婚戒的事情也就不再提起。

这一天王健发来信息说:晚上有一个同学聚会,问薄兰要不要一起去。

薄兰回复:你哪里的同学,你不是在北京上的大学吗?

王健说:就几个同学,在江浙沪一带的,今天凑了一起来,另外倪兰也来!

薄兰问:倪兰是谁?

王健说:前妻!

薄兰说:她不是在美国么?

王健说:刚巧回来!

薄兰说:再说吧,我今天比较忙。

王健说:好的。

一直到下班薄兰都没有再联系王健,王健看着干净的手机屏幕略有些失望的一个人去了。

他刚到约定的地方,薄兰才来电话,问他在哪里聚会。王健说了地址,十五分钟以后薄兰也到了。

薄兰表现的很自然,略有抱歉的说自己开会晚了,有点迟到了。王健的同学也纷纷表示不介意,并很高兴她能来。

王健知道她今天来晚的缘故应该不是因为开会。虽然她的头发只是简单的挽起,但是她早上不是这个发型,发丝散发的清香以及一丝不乱的造型都表示她做了头。

衣服也换了,薄兰的衣服很多,王健不确定是不是新买的,但是肯定不是早上出门穿的那一套。

宝蓝色的裙子,款式简单大方。按理说薄兰的肤色是小麦色的,宝蓝的颜色会衬的皮肤黑一点。但是她的肤色似乎不挑颜色,可能是皮肤的细腻而富有光泽的缘故。

首饰也很简单,一对裸钻耳钉,很小很亮。脖子里也是细细的一根链子。光洁的手臂上没有什么修饰,包括十根手指。王健想起来还差了她一个戒指没有送。

倪兰面对着薄兰,年轻貌美完全可以配的上王健。但是只需要一眼,她就能判断出,这是一个跟自己完全不同的女人。

倪兰按住了在慢慢转动的桌盘。 “王健,你喜欢的梭子蟹!”

王健嘴角略略抽动了一下,没有拿起筷子,也没有任何怕薄兰误会的表情。只是伸手转了一下圆桌。“薄兰喜欢吃海蜇!”他说。

倪兰不介意的笑了笑,她知道他会是差不多这样的反应,她是故意的。不管智商还是情商,她从来不输王健,只是因为当初她多爱了他一点,所以最后被无情的抛弃的人是她。而别人都以为,她抛弃了他。

薄兰看了一眼王健,他的表情很淡定。她用筷子夹了一筷子海蜇,最好吃的松鹤楼的海蜇头,脆脆的,醋腌的一点点酸,一点点甜,平时她能一个人吃一份,今天吃到嘴里却只有酸味。

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意志飞扬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王健,薄兰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意志飞扬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爱的纯度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王健,薄兰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